Kathy_Sweety

假装自己是音乐博主

【FloMi】弗洛朗的相册里究竟有几只猫

X_pei:



*RPS    PWP




*弗洛朗/米开朗基罗(斜线有意义)




*所有部分都是我的胡编乱造,万万不可信以为真!




*当初演唱会奶的FLO的黑嗓,一共是十一个黑嗓,所以会写十一篇RPS甜文,然而并不会写,更不会写肉,所以不好吃见谅。顺便征集梗。这已经是第三篇了哈哈哈。




*怕被和谐,所以不是完整版(也许),不过不影响阅读,会在妖都SLO和北京SLO的时候有完整版,和其他十一篇文章放在一起有完整版无料。




下面正文:






弗洛朗站在大街上,今天的风格外地冷,也许因为今天是圣诞节前夜,他这样想着,然后紧了紧自己的棉衣,因为要弹吉他,所以他的手上并没有戴着手套,他的手指关节处冻得发红且僵硬,他举起手放在嘴的前面捧着呼出来又消失得极快的哈气,吉他连着音箱挂在他的身上,就只有今天沉得不像话,吉他已经冰凉,他甚至不想再碰一下,于是决定弹完这一首就离开。




整条街上灯火通明,可是却看不到什么人,他的吉他箱里也只有一两个硬币,其实弗洛朗并不是干这个的,他还在上学,一流的大学,被人羡慕的智商,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希望在这一点上也被人认同。




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接着按上了琴弦,那是一首他自己做的曲子,那曲子里有卖火柴的小女孩,而在曲子里的他是给予小女孩帮助的人,他的声音温柔,让这个寒冷的夜晚也变得温暖了起来。一首曲子结束,弗洛朗正准备弯腰卷线的时候,他看到了角落的一个身影,蜷缩在那里。




“嘿。”他朝那人打着招呼。




角落的人影挪了挪,就又停了下来。弗洛朗抬起一只脚侧了侧身又往那边看了看,决定不管他了,手里拿着拔下来的线准备卷。谁知道那人影咳嗽了一声,接着慢慢地站了起来,厚重的衣服让人看不出来对方的年龄,不过缓慢的动作倒像是位老人家。




“您好?”弗洛朗礼貌地问了好,然后盯着那人的动作。




那人不说话,低着头走了过来,接着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线来,一圈又一圈地卷着,随着线的收短,那人也逐渐靠近弗洛朗。弗洛朗站在原地,那人比他矮,走路虽然缓慢但是手上的动作倒算得上娴熟。直到那人终于卷到了最后,他伸手朝弗洛朗要最后的线头,接着用绳子完美地给线打了一个漂亮的结,他才终于抬起了他的脑袋。




很意外,那人长得格外清秀。好漂亮,这是弗洛朗和那人对视时的第一反应,这还是一个小孩子,棕褐色的头发微微打着卷,带着被染过金色的发尾,因为被厚重的大衣帽子压着,而只能杂乱地戳在脸颊上,那人的脸颊红红的,看起来在寒风中应该坐了很久,而他的眼睛好看极了。




猛地那人将手中的线圈顶到弗洛朗的肚子上,弗洛朗愣了一下接了过来,小声地一边点头一边说了一声谢谢。弗洛朗弯腰,捡起吉他箱子里的几个硬币,接着把吉他塞了进去,他正准备拉着音箱回家的时候,他注意到那人还在那里站着。




他举起手里的硬币示意要塞进那人的手里,那人猛烈地摇了摇头,把弗洛朗的手推了回去。但是当弗洛朗转身走的时候,他却又跟了上来。弗洛朗放下手里拉着的音箱,他转身的时候碰到了那人的手,手指完全暴露在冷空气里,就和他的手一样,两只冰凉的手碰到了一起,下意识地弗洛朗抓起那人的手塞进了自己的大衣兜里,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它。




他想了想,不能让孩子一个人留在街上,更何况是这样的晚上,更何况今天是圣诞前夜。“你家在哪?”弗洛朗问。




但那人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反而转身用另一只手抓住了音箱。




“那你今天就先和我回去吧。”他说,然后把那人带回了家。




弗洛朗提着吉他,而那人则拉着音箱,当然还有他在弗洛朗的兜里渐渐温暖起来的手。




事实上,对于这个回忆,弗洛朗现在是有些后悔的,这个“孩子”从当时进到他家,这一住就是十年。更何况自己当时完全是被骗了,那人根本不是什么孩子,比自己还大了好多,只能说自己真的是败给那张脸了。当他后来看到那人的护照的时候,真的哭的心都有了,年龄就不说了,还是个外国人,所以说当时只是因为听不太懂法语才不说话的。




弗洛朗真的觉得,自己捡回了只猫。




“米开朗基罗,停下。”弗洛朗无奈地说,他的右手正在修改着那些波形,电脑就放在沙发扶手上,而米开朗基罗则躺在弗洛朗的大腿上,一只手举起弗洛朗的大手另一只手则是像弹钢琴一样一个接着按对方的手指头。




听到弗洛朗的抱怨,米开朗基罗生气地把弗洛朗的手指头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咬了下去,然后伸手抓起茶几上的手机就去找猫玩了,各种追着猫跑,拍照,弗洛朗回头看了看正在折腾的米开朗基罗,笑了出来,然后重新回到工作中。




米开朗基罗吵吵嚷嚷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安静了下来,弗洛朗能听见自己的手机发出的键盘敲击的声音。弗洛朗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在触控板上划来划去,“在干嘛?”,他问。但是没人回他,他抬头朝米开朗基罗的方向看了看,对方正坐在沙发的另外一头的沙发背上,一只脚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只则踩在沙发上的靠枕上,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笑着。




弗洛朗点下了保存键,接着合上了自己的电脑,把它放在了茶几上,他站起身偷偷地趁那人不注意绕到了米开朗基罗的身后,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那人正在编辑一条微博,“写什么呢?”他悠悠地说道。 




米开朗基罗被吓了一跳,从沙发背上滑了下去,坐到了沙发上。弗洛朗赶紧跑过来查看,他的手揉 


了揉米开朗基罗的脑袋,在他专心轻轻地拍着米开朗基罗的后背时候,米开朗基罗小声地念叨了一 


句:“发送!”语气里带着兴奋,然后甩开弗洛朗的手趴在沙发上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你发什么了?"弗洛朗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他伸手去抓那手机,米开朗基罗也把手机伸过头顶,躲着他。 




要知道,弗洛朗都开始后悔教米开朗基罗学法语和英语了,想当年米开朗基罗因为不怎么会说,还 


是乖乖地坐在旁边含含糊糊地学着,有时候米开朗基罗的错误可爱极了。也是在弗洛朗最沮丧的一 


段时间里,米开朗基罗拉着他的手,亲吻了他的脸颊,用他不怎么熟练的法语说着:“我喜欢你的音 


乐。”后来米开朗基罗就开始各种躺着的方式学习他那些不熟练的语言,有时候也会教一两句意大利 


语给弗洛朗。现在,他们在做各自的音乐,他们有着很多的不同,就连他们的音乐也是一样,他们 


有着各自的粉丝,他们有很多需要解决的事情,但是现在最首要的是要抢过来自己的手机,天知道 


米开朗基罗又拿他的手机发了什么。




弗洛朗伸手去抓他的手机,他跪在沙发上,把米开朗基罗夹在他的两条腿中间,“交出来。”弗洛朗说。米开朗基罗翻过身来面冲着弗洛朗,就像他之前经常做的,冷着脸一句话不说,弗洛朗有时候还是很害怕他这样的,因为你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米开朗基罗总是这样冷着脸,但又在下一秒朝你笑了出来。




弗洛朗的一只手伸进米开朗基罗的衣服里,威胁着说道:“还不还?”




米开朗基罗则是下定主意不理他,想把弗洛朗的手甩出去,然后翻身,可是弗洛朗按在他的肚子上不动,这让他有一点点烦躁,“不还!”他气哄哄地说道。




弗洛朗的手向着肚子上的肉进发,挠着痒,另外一只手则伸向米开朗基罗的手试图抢回手机。米开朗基罗却把手伸回来,把手机抱在怀里,弗洛朗只能整个把他圈在怀里,身体把他压在沙发和他之间,两只手紧紧圈住,上下胡乱摸索着。米开朗基罗的头发不断瘙痒着他的脸颊,他只能偏过头去继续抢夺。这下米开朗基罗不干了,他在弗洛朗的中间蹬踹着他的两条腿表示着他的不满,接着他开始左右摇晃,弗洛朗一个重心不稳抱着米开朗基罗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弗洛朗躺在地上,还好有地毯,弗洛朗想,米开朗基罗仍旧被他圈在怀里,他抬头看了看,“没事吧。”他问。




米开朗基罗从他的胸膛抬起脑袋,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弗洛朗看,然后扶着弗洛朗的肩膀支起自己的身子,两腿跨坐在弗洛朗的小腹上,这时候弗洛朗的手机已经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米开朗基罗突然挑了挑眉,手向后伸到了弗洛朗的


......




糙米点这里






END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