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hy_Sweety

假装自己是音乐博主

Miflo Fan Meeting 听译

霏爷:

#很长,渣听力会有错,不足之处还请海涵。
#跳过所有粉丝上台,嫉妒使我扭曲,可能会导致有几个问题我直接跳过去了没听到……先提前道歉。


米:你们开心吗?
Fans: 开心--(笑)
米:Hey ciao!
Fans: Ciao--
米:你们开心嘛?(x2)
Fans: 开心--
米:(笑)这真的太棒了,谢谢。


(开箱)


米:所以我和flo谁先开始?我觉得都一样,那就我先,耶。
米:“法扎里你最喜欢的台词是什么?”……我的歌。嗯……vivre à en crever.(活到爆)Je dor sur des roses(睡玫瑰),因为我喜欢那个气氛,白衣服的伴舞小姐姐,我用歌与她的舞蹈互相诠释……还有我喜欢遇见flo的Salieri,在他唱le bien qui fait mal(美好的痛苦)之后Mozart和他对话……


flo:……这是个好坏坏的问题。“我的内裤是什么颜色……”。我不穿内裤。……我不知道,黑色,灰色,每天都在变!


米:“你遇到的最尴尬的一件事是什么?”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但是这儿人太多了。如果我在中国这几天在路上或者在地铁遇到你,我就告诉你,但是这儿人太多了所以就……
Fans: 那就告诉我们一个秘密!
米:啥,我不知道,我没有秘密。嘿嘿嘿。


flo:哈哈哈哈哈好的,这个,“你能不能演示下你是怎么叫Rosenbeeeeeeeerg的?”(说着就下了个腰)(然后又下了个腰)


米:(米的这句关于粉丝的问题我真没有听清)……这是一句歌词,来自The Who乐队,一个非常棒的英国摇滚乐队,(开始唱)I hope I'll die, before I'm old,这是我非常喜欢的歌所以我经常去哪都要唱。


flo:“感谢你来中国,我想知道你最害怕什么?”(突然转移话题)米你怕什么?
米:我怕不做任何准备就上台表演。我有时候会梦到这种状况,我去演了个音乐剧,不是MOR,或者是MOR但没有彩排。比如我来中国演出,但是没有排练该怎么做。我超怕这个的。flo到你了快说啊你怕啥。
flo:我什么都不怕!
米:Salieri!这就是Salieri!--“你能不能给flo一个抱抱?”(说着跳起来去给了flo一个抱抱)
全场开始发疯,米flo发糖啦啊啊啊啊啊


flo:“你怎么知道【我操】和【牛逼】的?”那个,这个怎么说呢,我知道是谁教我的。我们在北京玩儿,然后有人问我“putain”(操)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老说这个。内啥,“putain”就是“fuck”。那人就“哦哦哦哦哦这词儿不好哦”,我就问他中文怎么骂人,他就告诉我“牛逼!”我问他,我过会儿上台表演能说这词吗,他说行啊,就……


米:“如果MOR里的Mozart和Salieri在这儿,你想对他们说什么?”我只想说,太谢谢您了Mozart!太谢谢您了Salieri!因为你们俩我们有工作了!我的生活因为莫扎特而有了转机,所以我超感激他俩。


flo:“你会不会再演一部新的音乐剧?如果演的话你对新剧的期望是什么?”内啥,在MOR之后我演了法亚瑟,我超开心,我喜欢这个传奇故事,制作人超nice,我也遇到很多很棒的人,【Zaho】等等……我已经演了要有五六百场法剧了,我不是很想演了。我现在在准备第三张新专辑,所以可能不会接新的剧了。我超想继续演法扎--
Fans:Shanghai!!!!!! Shanghai Shanghai Shanghai Shanghai !!!!!!!
flo:不不不我是说,今晚,今晚,不好意思。


米:“Mikele and flo,用三个词形容对方。”
flo:那,Mikele,1,有艺术气息的。
米:嗯……有激情的。
flo:有趣(搞笑)。
米:嗯……演员。(有表演欲的)
flo:还有……还有……(没听清,不知道那个词究竟是什么,但是kocals是某牌子的女士内裤,cobalts是深蓝色)
米:(嗷笑死我了别这样,捂脸)这是个秘密!好了就这样!(你特么刚刚还说你没有秘密)
flo:Anyways.
米:Anyways.


flo:“你在俄罗斯表演Salieri的时候有了些变化,可以请解释一下这些变化吗?这是否代表你对角色的认识有了改变?”嗯……在舞台表演Salieri的时候我会有台词,但在俄罗斯的演唱会只有音乐,所以我得用肢体语言来表达。因为有的部分没有歌词,我得更加夸张,所以在台上我会像喝醉了一样……


米:(破烂英语磕磕巴巴)“flo,我们认为你是非常积极向上的人,你有没有过低谷期,你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flo:对我过去也有一段时间不好过,很多人都会有困难时期。我度过这些日子的方法就是尽量乐观。因为如果你沉迷于低谷期,如果你被生活打垮,你就没有再起身的机会了。所以你必须找到一种方法让自己振作起来。我想要变得开心,我记得小时候的幸福感,我想重新体会幸福的感觉,所以我【选择】了变得开心。我认为幸福也是一种选择,俗话说“给你一颗酸柠檬,你也可以用它做出柠檬水呀”,这是真的。你没法选择好事或坏事的发生,生活替你做了决定。你可以选择的是如何面对这些事情,我觉得幸福也是其中的选择之一。所以现在我选择幸福,我选择乐观。


米:“你喜欢flo的哪一点?”你知道,flo他是一个工作者,他总是尝试攀得更高,超越自我。他很年轻,善良,成功不会改变他的态度,对待新事物的态度(动作夸张地解释)。在我们来中国的这段时间,在飞机上他就是,“啊我喜欢这个!我喜欢那个!这个好吃!我爱中国!啊看!(拍张照)”记得有一次,我们在路上看见一只狗,flo就对我说“啊看这只狗!好棒啊!”他就是,如果他喜欢一块木头他就能跟木头玩儿。他看见什么都是“看这个珍贵的宝贝”。我喜欢他的这种性格。谢谢。


flo:“嘿flo,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接下来的计划?你是准备出新专还是参演新的音乐剧?”就像我说过的,我不打算演新的音乐剧了,但我确实在准备新专,应该会在明年和大家见面。


米:“(法语)我准备了一个问题给您:您会不会接受……”(操我不翻了,准备礼物的,跳过,下一个)
米:“Mikelangelo,你能不能一个人演MOR?没有flo没有其他所有人,只有你?”(然后就是要亲亲,我扭曲了,下一个)


flo:“你会用什么动物来形容Mikele?”喔--我来查查词典,我得找对那个英语单词别说错了。嗯哼--【鹦鹉】。
米:啊我知道了。我就知道!
flo:你们知道鹦鹉是啥吗?花里胡哨的鸟?(像活到爆MV米的杀马特造型)
米:(突然罗森博格附体,魔笛那段)叭,叭叭,叭叭叭……
flo:你们看他还会唱歌。鹦鹉会唱歌是吧?


米:“你更喜欢超人还是蝙蝠侠?”我喜欢所有的超级英雄,嗯……但是我更喜欢超人。
flo:(小声逼逼)蝙蝠侠。
米:我喜欢超人是因为他是外星人,对吗,他和我们不一样。
flo:(大声逼逼)超人把内裤穿在外面!你为什么喜欢超人?!
米:我继续说……
flo:(继续大声逼逼)蝙蝠侠有钱!
米:你让我更喜欢超人了。他有很好的父母,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来自外星但是他希望表现得正常,所以他戴眼镜,但是他太温柔了,结果别人觉得他很蠢。所以我真的很喜欢超人,而且你知道吗,他很棒,他本身就很棒。
flo:Son Goku(《龙珠》中主角孙悟空)更好。孙悟空,龙珠你们知道吗?
米:皮卡丘。皮卡丘就像超人一样。


flo:“你有没有考虑过回加拿大?去开演唱会什么的。”内啥,我在加拿大有很多朋友,我每年要去两三次。但是呢,我需要变得更有名一点,才能去开演唱会。我非常期待不久的将来能去,也许就是我出的第三张专辑的时候。


米:“我想知道你从哪儿学的【我操】。”哈哈哈在一家咖啡馆,酒吧,我们去喝酒,周围有些人,然后……
flo:我明明说过这个故事了。
米:(继续)哪儿有很多人,flo想学一点中文,就到处问人“这个怎么说,那个怎么说”,我听见“我操!”就问这是什么意思,他就解释说,当你看见让你感觉“卧槽”的东西时候你就可以说。(这里米讲的有点含糊听不清)【我操!】
flo:【服务员儿】,【啤酒】,【谢谢】。


flo:“在霍格沃兹你会选择哪一院示忠?”很显然--格兰芬多!Griffindor rules!


flo:“你介不介意告诉我们更多关于你是如何遇见Mikele的细节?你认为你们的关系是怎样的?”……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我们是2008年在MOR的试镜遇见的,我记得他是唯一一个我真正注意到的人。他比其他所有来试镜的人都要突出。我记得他在街上不停地走来走去,像个小疯子,我不知道他在干啥,也许是在进入角色,集中注意力,我不知道,我在想“这人在干啥呢?丢东西了?他是尿急吗?来人啊!告诉他厕所在哪儿!”其实他就是在进入角色。然后我们真的很合拍,很快就成了朋友。可能因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互相认可,好人是会互相认出来的。我知道谁是坏人,我会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我也知道谁是好人,最终我们会成朋友,所以很快我们就成了朋友。然后我们一起演了法扎,这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因为我们是新进这行的。MOR在法国非常成功,这也给了我们很多压力。所以我们度过了一段很愉快的时光,同时也经历了困难时期。但是我们一直很和谐,都没有真正吵过架,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在MOR之后我发行了我的首专和二专,我们一起去了一两次俄罗斯,所以说我们一直保持了联系。现在,我们在中国。我们前面在飞机上说,我们真的很幸运。我每次巡演也都会说我有这样的朋友很幸运。


米:谢谢,谢谢。是这样的。“你们什么时候会再来中国?无论你们在哪,我们都会在你们身边。你们是天空中最闪亮的星。”flo在与其他音乐家一起做他的专辑,他的歌非常优美。他本人就能玩各种乐器,而且他还有很棒的音乐家同他一起。他的音乐也很有活力,我很喜欢。所以我希望flo能带着他的作品再次来中国。而我终于要结束制作专辑了,都是我自己的歌。我想带着我自己的作品来中国,场面会很好看,像一场真正的演唱会,所以我想把它安排得十全十美,给你们真正的感官体验。在台上我追求感官体验。恰当的话你会有到不一样的感觉。


flo:“你能不能开一个微博账号?”好啊!我试试!新浪微博?--实际上,这和下一个问题相关:“欢迎来到中国”--谢谢,“你没想到中国有这么多粉吧?”--哈,是啊,“我希望能和你保持联系”--所以,我要开一个新浪微博帐号!


米:“(法语)你最喜欢的法语/意大利语词是哪个?”我喜欢意大利语的词【istinto】,英语是instinct,法语是instinct,相比较来说我喜欢意大利语或者英语的发音,但我更喜欢这个词本身。


米:“你有没有在北京找到灵感?会不会写进歌里?”会的,我会在歌里写我在北京看了些啥,长城……我要对我看见的表达点什么。


flo:“你会用筷子吗?”我会啊,用得可好了。看--(假装吃东西)
flo:“你会说哪些中文?”【你好】,【谢谢】,【牛逼】,【去哪】(我没听懂瞎猜的),【啤酒】,【我爱你】
米:还有【我操】!--“你和flo谁跳舞更好?”fuck…
flo:我上了Danse avec des stars.
米:我跳舞很好的,可是他上了电视,所以……(委屈)
(flo在台上扭起来了,台下尖叫)
米:哦flo……有一天我们在莫斯科……不是,基辅,乌克兰,我说“flo不可能跳舞!我看了电视!”flo说“你给我看着”,然后就开始扭,我就看着他在我面前跳舞,现在你们也看到他跳舞了。


flo:嗯这个……“你明年的计划是什么?”(粉丝:去上海!)我希望我能去,我在法国有几场演唱会--你们有人会来看?哇哦。所以我有几场演唱会,还有什么……我会加油制作新专辑,还有……【我可能会养猫!】对我计划想养一只猫的。


米:“我不知道该问什么,你随便扯两句想说的给我们听吧。”……嗯我对自己很自豪,因为以前我开演唱会的时候我总是想,啊其实这些都不是属于我自己的歌。所以我去意大利去巴黎,我会为你们弹钢琴,比如一些意大利的老歌,我会为你们录一些视频。我爱你们。所以我会加油制作我的专辑,带给你们一个正式的演唱会。我很严肃的。


(flo在挑题目)米:你不如把旧的题目拿出来再回答一遍。(flo继续挑题目)flo,“霉眼”是个啥?“请给我们一个霉眼”--哦,媚眼。(米给了个wink)
flo:来电我一下!电我一下!啊!(逃跑)我真的被电了!你怎么做到的!(于是flo对台下做了个表情包……。)为什么我电不到妹子?(米继续对flo放电,flo把脸捂住)【一大口糖来得太突然】--“也许Mikelangelo和flo可以开个微博账号。”
米:好啊!但是我不会用,不管怎么说,好啊!微博,微博可好了。


flo:新浪微博。牛逼。“你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errr……跟你们说个好玩的。在多伦多的时候,我还不出名,我们去参加一个节日活动,在一个小岛上,那儿有两三四千人在排队准备上船会多伦多。大家都在等,估计有半个多小时了,我和朋友就开始唱【波西米亚狂想曲】,结果最后,我爬在椅子上还是什么的,站在高处为所有人唱歌,他们也在为我唱。四千人在一起唱歌!这可疯狂了。


米:“我现在20岁了,对未来感到恐惧。你觉得我该做点什么?”好的我跟你说。与人为善。真的。人需要关爱,否则会出问题。试着对所有人友善,这对社会对整个世界来说很重要。对你自己来说,诚实。真的。学会自重自爱。尊重自己就是尊重别人。听从别人的劝告,比如对我来说,诚实友好。不要玩弄别人,永远不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天真一点,友善一点过自己的生活,哪怕生活中存在各种困难。去做能让自己幸福的事情。


flo:(小声逼逼)悟空,悟空最棒。龟--派--气--功--
米:他跟个小孩一样。
flo:你知道他们问我什么吗,“我每周摔几次”。(突然假摔)我不知道,三四次吧。


米:“你会参演法语,意大利语,英语的音乐剧吗?”会吧?我会说意大利语,法语,英语,但是音乐剧不是我的主业。你要知道的是,MOR成功的原因在于,它和其他音乐剧不一样。它是一部奇怪的剧,它结合了摇滚和音乐剧,它是假的。它很奇怪,所以我们能在台上嗨。是的,我也许会参演其他【奇怪的】音乐剧,也许是英语或者意大利语,但我只会选择奇怪的,原创的好音乐剧。它们超酷。


flo:“你唱过许多种类的歌曲,摇滚,爵士,你觉得哪一种对你来说是最有激情的?”呃,我喜欢能与我产生共鸣的歌曲。有时候我会在车上收音机里听到新歌,很神奇地感觉以前曾经听过,自己知道这首歌--但其实你不知道,这是首新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就是音乐的力量。所以我会仔细听它的歌词,然后爱上这首歌。或者我在看到歌词的时候会觉得,啊,我可能也会写下这样的歌词,这是我的生活,是我的经历,这就说的是我。这样我就会觉得这首歌很有激情。--与歌曲的类型无关,与作者倾注了些什么有关。所以我喜欢摇滚,爵士,重金属,古典,因为我能感到自己与作词作曲者有关联。


米:“你好Mikele,见到你很开心,我想问问你觉得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音乐是与人,与动物、自然交流的第一种方式。你发出的第一类声音是“--”(模仿婴儿叫),这是音乐。第二类是“--”(敲击声)节奏,韵律。所以我认为在一切生命初始的时候,在宇宙次元交汇的时候,音乐是一种比语言词汇更加重要的交流方式。


flo:“你会称Mikele一位好朋友吗?”呃,不会。他是一位伟大的朋友。


米:“我对今后的计划?”我想回意大利,因为我已经有四五年没见我妈了。(flo走过去就是一巴掌)我妈和我姐(妹)超爱flo!比爱我还爱flo!他比我讨喜!我想妈妈了,所以我要和一位叫【Noemie】的超棒的人一起去!
Fans: 我们爱她!!!!
米:嘿嘿我也是。所以我会和糯米一起去意大利,她也一直跟我说“你得回去看看你妈妈”,所以我想和她一起去。在我回巴黎后我会去意大利看妈妈,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再回到巴黎的时候,会把我的专辑做好。我不知道确切时间,但是我会做的。然后年末我会回到这儿。九月我会和我的好基友【Damien Sargue】来参加法语gal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米!!!我发会儿疯),然后我十二月、一月会再来,参演伟大的音乐剧摇滚莫扎特。flo也有可能来哦--
flo:我啥都不知道啊,没人叫我来,我都不知道法扎要在中国巡演。
米:我们要在中国演法扎了,你想来吗!
flo:想!朋友们,【谢谢】。


结束了。感觉又做了一遍梦。

评论

热度(383)